吳立群(立立) 論壇首頁 / 旅途故事

    戌深秋,徽浙古道徒步行(上)

    吳立群(立立) ? ? 1004 點擊

    128期双色球无错绝杀红球号:戊戌深秋(2018.11.16-22),我跟隨環球徒步隊伍來到贛、皖、浙三省交界地的徽州,穿越徽饒、徽千古道,在氤氳雨霧中感受江南深秋的美麗,探尋千年厚重的歷史文化。當地淳樸的民風令我感動,鄉民閑適的生活讓我向往…

    徒步路上的艱辛和團友們互助友愛的精神讓我再一次發出“在路上,能看到最美的風景,能感受最溫暖的關愛”的呼喊。路在腳下,我會繼續勇往直前…

    红球ac值是什么意思 www.qajgbt.com.cn

    饒徽饒古道,始建于唐代,是長江以北通往徽州、饒州等地客商的必經之道,故稱為“古徽道”,“饒徽道”,是舊時的“國道”。古人多有對古道的贊頌詩作,見圖。

    徽饒古道穿越是徽道其中的一段,全程15公里左右,均用長約4尺青石板鋪砌而成。這是一條小眾而絕美的路線,不為人所熟知但景色令人驚艷。由于年久失修,古道至今尚未完全開發。沿途斷崖峭壁林立,崇山峻嶺自然風光秀麗。

    我們的徒步穿越從虹關開始…

    16號全體在九江火車站集合后乘大巴車經婺源進入虹關古村,一棵巨大古樟樹把大家“震”住了:古樟樹高約28米,胸圍12.8米,6-7個大人才能合抱,冠幅達3畝。樹齡已有1100余年,是饒州地區“十大樹王”。

    民國年間,村民詹佩弦曾匯古人詠樟詩詞和文章50余篇,編成《古樟吟集》刊行。一書贊一樹,這在全國也十分罕見吧!

    淅淅瀝瀝的小雨不停地下著,將粉墻黛瓦的農舍、青翠的竹林、開著白花的茶樹、田里碧綠的蔬菜都籠罩在雨霧里,沖刷得格外惹人憐愛。

    過虹關,沿村邊小路前行…

    一株紅楓立在路旁,告誡我們:江南也已進入深秋。

    一切都在朦朧中,我們五色鮮艷的雨衣在朦朧的田埂上閃爍行進著,走上一座古橋…

    水面,倒影婆娑;

    水中,小魚歡游…

    路邊,古樟挺拔…

    壟上,老牛哞叫…

    浙源鄉西坑村鎮溪橋,一座古廊橋,喚起我們的思古幽情…

    村居墻上斑駁的“徽饒古道”字樣,為我們指出上山的方向。

    青石板鋪就的古道,濕漉漉的,石板路呈之字形盤旋而上望不到頭…

    走一段會有一座休息亭,領隊詼諧地稱它們“服務區到了”!

    這些亭子在古時候是為經商客、趕腳人行走休息而設,現今繼續為我們徒步人服務,做了大貢獻。

    我們從西坑村嶺腳開始登山,經燕窩亭-鼻孔梁亭-同春亭到達堆婆冢。這里立有一個牌子,介紹五代時一位方姓老婆婆在此設缸施茶招待行人,寒暑不輟,不取分文。方婆過世后,亦葬于此。人們感恩她長年施茶的恩澤,無論從南坡還是從北坡上嶺,到此都會帶一塊石頭到嶺頭,堆在方婆的墳冢上作紀念,墳冢越堆越高以致丈余。這一帶路旁多有免費設亭施茶的“方婆遺風”,樂善好施代代相傳。

    2018年3月,徽饒古道(浙嶺段)公布為第六批江西省文物?;さノ?。

    繼續上山,這里有一塊徒步標識,上面寫著“華東第一古驛道  徒步線路 吳楚分源”。(網絡圖)

    嶺脊“吳楚分源”處,是春秋時期吳國與楚國劃疆分界之地,至今有碑聳立為證,是今天安徽作為“吳頭楚尾”的唯一地標。(網絡圖)

    吳楚分源古石碑。

    浙嶺是錢塘江水系與長江水系的分水嶺,位于安徽休寧與江西婺源的分界處。浙嶺古道作為唐代徽饒古道的一部分,見證了這條古代商道的重要作用。古道上的古碑、古冢、古亭、古庵是深厚歷史文化積淀的產物,令人唏噓感嘆。(下雨走的匆忙,竟然忽略了這塊老碑)

    浙嶺徒步線路簡介及指示牌…

    雨霧中來到【徽饒古道浙嶺】碑前,全隊合影。

    我和同伴也在此碑前拍照留念。

    冒雨穿著雨衣在碑前留影更有意義。

    濕滑的石板路兩旁是一簇簇圓球狀的茶叢,碧綠可愛??上Р皇遣剎杓窘?,若是清明雨前,這徽州春茶一定清香撲鼻讓人陶醉…

    繼續前行,看前方翠竹林旁顯露出一處房舍…

    古道中間屹立一座石亭,墻體用巨大麻石巖砌成,南北兩端是封火墻,石亭北端是一間廚房,專供行人在此燒水解渴。石亭兩頭門楣上方各鑲有一塊亭名牌,上書《繼志亭》,還有落款“嘉慶壬申年重造”,算來應該是1812年的事。

    開始下山。

    云里霧里,翠竹松柏,陡峭的山路似從天際垂下來,我們給天路點綴了色彩,美不美?!

    走了一段公路,來到一處岔路口。牌子上注明這是古驛道的第二段出口,我們是反向走的,到此應該是古驛道第二段的入口。

    這個岔口掩映在草叢中,不仔細觀察容易錯過。有幾位徒友就是錯過而走了許多冤枉路。

    連續下山,曲折回繞,到了有名的“十八折”。不言而喻,若是沿十八折上山,體力精力都將是巨大考驗。領隊選路選得好,我們是反向走,沿十八折下山,除了有些濕滑需要小心,體力會不成問題。

    雨停了,古道草木更顯蔥蘢。我們隨“折”看景,一折一景:泉水淙淙,茶園遍布,蒼松翠竹、紅楓黃草,還有飛檐翹角馬頭墻的民居點綴山中,將古道妝扮得美不勝收…

    山腳就是登云橋和履安橋了,我們終于在雨中走完了徽饒古道中的浙嶺段。

    走錯路的隊員也趕上來了…

    看看地圖上的標注,我們的自豪感油然而生!

    藍色的曲線是我們用雙腳??丈量過的,它在我們腳下伸展…

    接著,領隊安排我們坐了一段車,來到木梨硔山下,又攀登木棧道上升幾百米,冒雨擦黑終于來到木梨硔,這個高山村落。

    車前的美女就是本次的領隊,一位強驢姑娘,名字卻叫“公子”…

    木梨硔云華客棧是當晚我們的入住地,這家客棧是驢友經常光顧的,墻上掛滿各地戶外隊伍的旗幟,環球徒步的隊旗更是高掛在最顯著的地方。當日前廳晾滿了大家的雨衣,成為一景。

    “天空之城”木梨硔,地處山脊,三面懸空,徽風濃郁,被譽為“徽州最美的高山村落”。

    翌日清晨,無雨陰天,我們在客棧附近逛逛,木梨硔的美景令人心曠神怡…

    徒友在村邊高處觀景臺拍的村子全貌,正如介紹所寫:每逢雨天,村落四周云霧繚繞,壯麗的云海奇觀,美不勝收,全村如處仙境一般。這里是黃山市百佳攝影點之一,來這里的攝影人、戶外人不少,我們在此遇到不少撥兒全國各地來的徒步人和游客。小村漸漸聲名在外了。

    17號早飯后,一行人從木梨硔出發,去往又一古村~祖源。

    祖源距木梨硔約6公里,依然走鄉間古道,上升約300多米。

    老天長眼沒有下雨,但道路依然濕滑。我遵照領隊的經驗,將一雙舊襪套在鞋外,增加鞋底摩擦力,果然有效。

    大家魚貫出村…

    村口,先見到鄉民在石臼里舂芝麻,香氣撲鼻?;罩菝竇溆兄譜髀樗痔塹拇?,舂芝麻是其中必不可少的工序。

    籬笆墻上掛著兩種竹編器具,左邊是個竹簸箕,大家都認得;右邊是個有尖口的籠子,是做什么用的呢?我說不上來。經詢問,方知是捉魚的魚簍,你猜對了么?

    木梨硔-祖源的鄉道草木繁茂,石板路既窄又陡,很多處看不清石板,踩著泥濘地走。一面是山崖,另一面就是懸崖,必得小心邁腳為妙。不過沿途風光絕佳,青山巍峨、云霧彌漫,早開的杜鵑紅彤彤、變色的紅楓紅艷艷。雖然路途艱險,美景令人賞心悅目…

    “公子”領隊在前,楊哥收隊在后,特別照顧我們老年人,我們的心暖暖地。

    走過思賢嶺,南山翠屏,來到祖源村外思賢亭。

    相傳元末朱元璋為尋訪謀士朱升而由此嶺走過,后人為紀念這段軼事,將朱元璋途經的村南路道命名為“思賢嶺”并建有思賢亭,亭中勒石刻碑,亭柱寫有楹聯。

    祖源村被兩座高山夾擊成拱衛之勢,山上數百畝竹海郁郁蔥蔥,宛若一扇翠綠屏風,故稱“南山翠屏”。

    祖源村有這樣一個典故:

    朱升因向朱元璋建議“高筑墻,廣積糧,緩稱王”被采納而聞名。毛主席引申為“深挖洞,廣積糧,不稱霸”。毛主席贊朱升為“九字國策定江山”。

    遙望思賢亭…

    我們在思賢亭小憩,??瓷較祿張擅窬用薌?、田園阡陌碧綠的祖源村。

    祖源位于安徽休寧縣溪口鎮,是一個以林茶生產為主的山區村。它依偎在海拔685米的插角尖山腰,村莊始建于宋代,生態絕佳。流泉飛瀑,粉墻黛瓦,徽風古韻,村內有水口、古橋、古樹、古民居等歷史文化景觀。

    2018年11月獲“中國生態文化村”美譽稱號,是黃山市百佳攝影點之一。

    仔細看圖中我腳上鞋外套著襪子防滑呢…

    進祖源村的路旁,有一株樹干粗壯的百年紅豆杉(圖左),雖樹心腐爛,但依然枝繁葉茂。文革期間有外地人深夜偷盜砍樹想拿去賣高價被村人發覺,村人用村中“殺子禁山”規矩嚇跑偷盜人,古樹得以幸存。至今樹上砍痕猶存,警示后人。

    村旁還有一棵1200多年的紅豆杉(圖右),高27米,胸圍5米,三個大人才能合抱,現在依然枝葉茂盛,被村人視為祖源神木,堪稱徽州紅豆杉之王。

    祖源的民居和成排的南瓜…

    客棧酒家里掛著的自腌火腿,真饞人!

    祖源小景…

    祖源小姐妹…

    我們在祖源村口合影。

    原計劃午飯后走覺嶺古道,因修路及道路濕滑,古道長且難走。為安全起見,經民主表決,領隊決定改走嶺腳-官坑古道。

    照片上是我們在祖源合影…

    這就是17號下午我們走的古道地圖。

    我們先坐了一段車,又到了昨天徒步的起點西坑嶺腳村,我們從另一方向上山。

    這里也屬徽饒古道一部分,但廣大徒步人習慣稱它“官坑嶺古道”。

    進山路口佇立的往官坑方向的徒步指示牌…

    老鄉收獲了莊稼在焚燒秸稈,煙霧裊裊中,掩映著我們的隊友行走在山路上…

    古道在竹林中蜿蜒曲折上升,我喘著粗氣,氣喘吁吁登山…  

    隊友們都走在我前面,只有收隊楊哥?;の易咴謐詈?,他一直鼓勵我:“不著急,慢慢走?!痹詿蠹夜睦?,我終于走上了嶺頭。

    隊友拍的我穿越竹林的照片,還挺神氣的吧?

    又下雨了!石板路濕滑,大家都在鞋外套上了領隊發的襪子防滑。

    過“八十橋”了,溪水潺潺,蔥蘢的草木中紅葉點點,雨衣閃現,分外漂亮!

    官坑村就要到了!粉墻黛瓦人家,裊裊炊煙飄揚,蓋房的椽木碼放村口,我們向官坑走去…

    官坑,是皖南贛北交界處的偏僻大山村,建村于公元783年,距今已1220年。

    嶺腳-官坑,一路上自然風光秀麗,是徽饒古道上又一幅不可多得的山水畫卷。

    當夜離開官坑驅車抵達慶源古村。

    慶源位于江西,與安徽黃山市休寧縣僅隔一座五龍山,這里峽谷深幽,美如桃源。古人云:空山隱臥好煙霞,水不通舟陸不車,一任中原戎馬亂,桃源深處是吾家”。

    這是第二天清晨在下榻的慶源驛站屋頂上拍的。

    慶源人實在坦誠,我們幾人濕漉漉的鞋子昨晚交給老板,翌日一早已幫我們烤干了。他給我們看烤鞋的裝置并說:凡驢友來慶源,都幫著烤鞋,沒得說!


    慶源是詹天佑的祖籍地,建于唐開元年間(公元674年),是一座有1300多年歷史的古村。

    在一千多年的歷史長河中,涌現不少鴻儒名流,巨商富賈,明清時期最為鼎盛。撫臺、知府、知縣等有數十人之多,均有譜可究。村中因此保留著“大史第”“大夫第”“資政第”等眾多達顯貴人的舊居。

    這是“敦復堂”,典型的徽派古建筑。古宅建于清道光年間 ,是村中首富詹庚堂的私宅。

    宅中石雕、磚雕、木雕比比皆是,可惜外門楣上的磚雕于文革期間被毀,令人心痛。

    村中有清幽小溪潺潺而流,這是古村特具靈性的地方。小溪窄則二、三米,寬處有十來米,把古村分為東、西兩岸人家。

    溪上有石橋,古樸簡潔,兩邊遍布樹蔭,粉墻黛瓦…

    溪旁由條石砌成形成一公里長的青石街面,沿街設涼亭,亭邊均有美人靠,便于村民閑坐聊天。

    溪邊村民浣洗,洗衣洗菜洗碗盞,生活極為方便。

    我們徜徉村中,徽風撲面,讓人心生歡喜…

    村中心的千年古銀杏,樹高30余米,斜倚溪上石橋邊,黃黃的葉子為深秋的古村增添色彩。

    領隊與隊員穿上漢服,手撐油紙傘,行走村中,以古銀杏為背景拍照,嫣然一笑,絕色生輝。

    我與同伴也在銀杏樹前留了影,老太太畢竟比不過年輕人,美觀程度可差遠嘍…

    村中老宅…

    詹氏酒坊…

    小溪倒影…

    我們在村中流連忘返,不舍離去。

    當天午后,結束徽饒古道活動離開慶源回到婺源,隨即乘高鐵20分鐘抵達黃山。

    當夜逛屯溪-黎陽老街,觀看新安江上風雨橋文峰橋壯觀夜景,令人嘆為觀止。

    16號~18號三天,我們共徒步46公里,爬升303層樓近1000米,圓滿完成既定徒步目標。

    本集徽饒古道徒步篇完。

    下一集將介紹徽千古道徒步,待續。

    謝謝領隊和隊友們一路的關愛;也感謝大家提供的美照使本篇增色生輝。


    • 0 回復